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实事网上办 > 文化旅游 > 主要景点

昊天摩云

来源:信息网络中心 | 作者: | 发布日期:2017-10-13 14:54 

 IMG_3234.JPG  

位于大同县的昊天寺,是闻名遐迩的火山遗址,也是历史悠久的佛教圣地,在人们心中留有深深的印痕。它是神圣的,游人不能不去一游;它是沧桑的,来者不能不涉足驻步;它是博大的,不得不诱学者注目;它内涵是深广的,不能不催人动容。昊天寺,可谓是一位饱经风霜的历史老人,是一座文化底蕴厚重的历史博物馆。

昊天寺,海拔高度为了1139米,虽然没有嶙峋的怪石,也没有陡峭的山壁,但是,由于它的神圣,它的沧桑,它的包容,它在人们心中却是高大雄伟的,民谚曾有“离天二指半的昊天寺”之说。

从地质学角度讲,它具有很高的地质学研究价值。它是中国最早纪录的活火山。它形成于距今40万年到距今10万年前的30万年间,属新石器遗址。据史料记载,当年昊天寺火山猛烈喷发的情景是“烟火冲天,其声如雷,昼夜不绝,声闻五六十里,其飞出者皆黑石硫磺之类,经年不断…… 热气逼人30余里”。20世纪30年代,中外地质学家证实为死火山,二十世纪70年代,大同县迁址本地后,年逾古稀的我国地质学家尹赞勋教授来此,经过实地考察、采样分析,再次确认是死火山。当时,我有幸前往,聆听了尹教授的教诲。他拿出自己亲临现场采集到的石刀、石斧、古陶瓷、古钱币等标本给我们观看,老人如数家珍似的讲解给我们,绘声绘色地讲述昊天寺火山的演变,胸有成竹地向我们确认,这些都是火山爆发后有人类生存的例证。它最后一次爆发,是在10万年前的新石器时代。如今,火山爆发后遗留下的火山渣、火山块、浮石、火山砾、火山豆、火山砂和火山灰等物质,仍历历在目,唾手可得。由于这里的地质典型,被誉为“东南亚大陆火山地质珍稀标本”。这里是大同地区中小学生科学考察活动的基地,也是北京大学地理系学生的实习场所。可以说,大同火山群为大同县一大胜景,而昊天寺则是火山群中亮丽的风景。

从宗教的角度看,昊天寺庙宇弘扬佛教、道教和儒教文化,已拥有1600多年的历史。“先有昊天寺,后有华严寺”,当地上了年纪的人无不知晓。

在最后一次挣扎后,历经沧桑的昊天火山渐渐有了绿意,继而有人类在此生存栖居,渐次也有了宗教信仰的衍生和传播。北魏年间,当地人就在昊天山上兴建寺院,取名昊天寺。且把寺庙矗立于火山口上,也许有镇山求祥之意吧。据传,当时为筹备材料,竞动用牧羊搬运砖瓦,既有蚂蚁啃骨头的韧性,亦有愚公移山的豪迈气魄。在明朝的万历年间,昊天寺因年久失修,不少庙宇出现坍塌。附近的康店和小坊城两村之间叫古城的庙宇中,住有陈姓和张姓两位道人。“神灵”为二人连脱三梦,让他们重修昊天寺,此梦警醒二位道人,次日即前往昊天寺观望。步入昊天寺,他俩顿觉目瞪口呆:山上情景与梦中情景竟是如此相似。二人顿悟到,此梦非同小可,是天意使然。天意岂能违抗?于是,二人打这儿开始,即动身登上昊天寺,着手大修。他们先在山顶的东北角上,就地取材,用山上的浮石璇小窑三间安身。之后,便开始长达40多年的化缘和修建,方使昊天寺原貌得以恢复。

到了清朝,昊天寺再次出现衰落。由于管理不善,寺庙一扫过去虔诚肃静的气氛,竟然沦为赌场和屠宰场,有些无家可归的光棍儿,也来此处栖身。民国年间,昊天寺南二十里外的陈庄村有个叫方达的人,出于广行善事的动机,主持重修。在维持原貌的前提下,精雕细刻,使庙宇焕然一新。再次开光后,在寺院中树碑多块,记载了为兴建寺院出工、出资之人。晨钟暮鼓又在这里奏响,又继承着宗教信仰的衣钵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当年的昊天寺平面布局错落有致、高低起伏;斗拱梁架,结构独特、山门穿插,气势恢宏。步入寺院,只见大殿飞檐问天,银杏果实累累,桑榆遮天蔽日。拱门让你倍感神秘,台阶送你步步登高,风铃鸣响把你带入佛教世界。寺里有御珠殿、奶奶庙、老爷庙、四大天神、君子庙、弥勒佛、三教殿、观音庙等庙宇,庙中收藏经书上千册。好个宗教世界!

民国年间,曾有五位禅师在此颂经修行。到了二十世纪中叶,则只剩两位和尚住守。这师徒二人的法名分别叫昌智、昌玉。二人烧香诵经、擂鼓敲钟,食粮靠耕作,饮水下山背,过着自食其力的生活。人们把这圣洁寺院里的两位僧人看作是佛的使者,对他们毕恭毕敬,每有鲜菜水果,必定挑些送去,既作供品,又犒劳僧人,这样,人们内心也觉欣慰。

那些年,每逢四月初八的庙会,昊天寺顿时沸腾起来。众多朝拜人群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来,其中不乏善男信女、娇子娇女。他们各自怀着不同的心理,出于不同目的前来拜谒。他们手持纸扎羔羊、公鸡,拎着麻油、纸表和高香等供品上山。圆锁的孩子还带把笤帚,揣着五色锁线,风尘仆仆地从四面八方涌上寺院。女子或为“拴孩子”或为还愿,儿童则为圆锁或圆锁前一年一度对“奶奶”的朝拜。一些小商小贩也不失时机地活跃在山上山下,卖些粽子、香火,弄点零用钱。刹时间,吆喝声、诵经声、追打声此伏彼起、交相辉映,奏出一曲高昂的庙会交响乐。年复一年,周而复始,人们以此为精神寄托,也规矩着后代的信仰和思维。

据传,宋太祖赵匡胤之堂弟赵匡义曾在昊天寺小住7天,昊天寺东面的磨儿山、城道、乱石原来叫九江口,穆桂英大破天门阵即在此处,村西的金泉寺遗址是和上寺、下寺齐名。

然而,文革十年浩劫,昊天寺同样未能幸免。一群红卫兵荷枪实弹冲上寺院,鸣枪拆庙,昊天寺瞬时沧为一片废墟。继而,两位僧人一个沦落他乡,一个撒手人寰。凄惨之景,比当年火山爆发有过之而无不及!一度时期内,昊天寺院在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,仅只储存在人们的记忆中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,一位法名慈圆的尼姑,怀着对佛教的虔诚与修复寺庙的执著,联络善男信女,雇用能工巧匠,四处游说,八方募捐,重塑现今的昊天寺,使之还原它本来的身份和品位。弹指三十载,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,一座座庙宇矗立峰颠,一尊尊佛像端坐其间。它传承并发展了旧昊天寺的佛殿设置。座北朝南有大雄宝殿、藏经楼,两座正殿前分别矗立着高达4米的香炉。东西殿堂则有药师殿、观音殿、地藏殿、四大天王殿、祖师庙和钟鼓楼、僧尼住宅等。大雄宝殿共有24樽佛像,正面塑有阿弥陀佛、释迦牟尼佛、药师佛;西面塑有伽兰菩萨、接引佛;东面塑有韦陀菩萨及16罗汉、迦叶阿难。西殿塑有西方三圣,即:观音、阿弥陀佛、大势至菩萨。这三圣是黄河北、长江南很少有的佛像。东殿塑有东方三圣,即:日光菩萨、药师佛、月光菩萨。祖师殿塑有达摩祖师佛像,绘有六代祖师的壁画。地藏殿有地藏王菩萨、冥道冥公。中殿即大悲殿,塑有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(宽5米,高达5.2米)、文殊善贤、送子观音、善财龙王。南殿塑有弥勒佛、韦陀菩萨、四大天王。禅堂僧房塑有汉白玉观音菩萨。踏入寺院,笑容可掬的弥勒佛袒胸露怀,笑迎八方来客。而晨钟暮鼓准时奏响佛教音乐的旋律。庙宇里,香烟缭绕,佛乐悠扬,诵经声不绝于耳,俨然一个佛门境地。

纵观时下的昊天寺,气势恢弘、规模壮观,名称依然,但已易“寺”为“庵”。现今,山上松柏郁郁葱葱,柏油马路直抵庙门,昊天寺已是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了。可它不再是朝拜者的专利,而是集朝觐、科学考察和旅游观光和休闲健身于一体的境地。

昊天寺从远古朝我们走来,它是历史的见证,是大同县万千画卷中一道亮丽的风景。但愿它经过岁月的洗礼万古长存,永垂不朽。

信息编发:县网信办 | 责任编辑:孙进军 | 浏览统计: